软科学 | 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性新兴产业模块化创新型发展路径——①发展特征

西安市科技计划2016年社会发展引导计划——软科学研究项目,是以我市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需求为导向,围绕全面深化改革、科技研发中心建设、城市综合管理、重点产业发展等领域开展研究。我们将陆续节选该项目部分内容,供大家学习交流。【* 节选内容属学术交流探讨,不代表本局观点,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节选自《“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视角下西安市战略性新兴产业模块化创新型发展路径研究》一文(2018.4)

  古丝绸之路是中亚各国文化交流和贸易往来的一个有效通道,为中国与沿线各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快速发展奠定了合作基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多个国家为走出危机,振兴经济,将战略重心向新兴产业转移,将战略布局定位于丝绸之路沿线地区。

  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提出了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构想,为欧亚各国进一步加强经济联系及合作,拓展经济发展空间提供了新的合作模式。“丝绸之路经济带”是进一步践行和深化中国对外开放战略的伟大创新,有助于扩大区域经济合作、强化东西方互信,为沿线国家互通互融、优势互补以及开放式发展开启了新的机遇之窗。同时,经济的全球化步伐加快使得突破式创新成为区域和产业长期发展的关键,而位于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中国西部地区长期局限于引进-消化-吸收的渐进式创新模式,不利于自主创新能力和区域竞争力的提升。作为创新的前沿阵地,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水平和创新绩效低,不利于产业的持续发展,因此必须积极寻求符合产业特性且适合地方特色的创新路径。

  “丝绸之路经济带”主要包括西北的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五省区及西南的重庆、四川、云南、广西等四省市区。中国已经进入经济中高速增长阶段,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促进经济结构的优化升级和创新驱动发展成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而战略性新兴产业则是产业结构升级和技术创新的前沿阵地。丝绸之路经济带经济发展沿线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落后,战略性新兴产业起步晚、规模小、效益差, 因此,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对缩小东西部差距,推动中国经济持久协调发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1)投入产出规模小

  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战略性新兴产业起步晚,发展规模小,创新投入不足,创新能力差。创新性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核心特征,创新的投入和产出规模是评价产业发展的最关键的因素,因此,本研究基于DEA分析法在袁锐(2009)、肖兴志(2013)、吕岩威(2013)、董艳梅(2015)、黄海霞(2015)等人研究的基础上,综合考虑科学性、全面性、可比性、可行性等原则,从资金投入、人员投入、经济产出和知识产出4个角度,选取R&D经费内部支出、新产品开发经费支出、R&D人员折合全时当量、新产品销售收入、利润总额、专利申请数、有效发明专利、R&D经费内部支出、新产品开发经费支出等7个指标来考察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投入产出规模。

  当前中国尚没有关于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权威性、专业性的统计数据,国家和各地区对七大行业和细分行业的统计口径也不一致,因此,暂时无法获取各地区细分行业不同年份的各项数据,在对战略性新兴产业评价时,采用高技术产业数据代替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数据。尽管高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在细分行业方面有一定的差异性,但战略性新兴产业涵盖了高技术产业的大部分领域,尤其是高技术产业的前沿和高端部分,因此,高技术产业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成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核心主体,用高技术产业数据替代战略性新兴产业数据对战略性新兴产业地区发展进行评价是可行的。

  表1取值为2007年-2014年全国各地区高技术产业投入产出数值八年的平均值,为便于比较,对数值进行了标准化处理,标准化公式为: 



表1:2007年-2014年中国31个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投入产出规模 


从表中可以看出,丝绸之路经济带所在的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投入产出规模较低,9个省区中,只有四川和陕西产业发展情况较好,创新投入产出规模在全国31个地区中处于中上游,分别排名第8位和第11位,其中四川利润总额和新产品开发经费支出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他指标均低于平均值;陕西只有R&D人员折合全时当量高于平均水平,R&D经费内部支出和新产品开发经费支出略低于平均水平,其他四项产出指标与平均水平差距较大。其他7个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水平及其落后,投入产出均值都在-0.3以下。由此可见,丝绸之路经济带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总体发展规模小,与其他地区相比具有较大的差距。

  (2)创新绩效差

  为评价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绩效,本研究应用DEA分析法对中国各省区高技术产业投入产出绩效进行分析。DEA分析法是效率评价中较常用的一种方法,该方法对样本数据要求较低,不需要相关价格信息,不需要事先设定具体的函数关系,可以研究多投入多产出的效率,可以运用面板数据分析区域发展效率的动态演变。

  运用DEAP2.1软件对全国28个省市区(剔除了数据缺失的西藏、青海和海南)2007-2014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投入产出指标进行计算,选择BCC模型产出导向模式,得到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技术效率值,如表2:

表2:2007年-2014年中国28个地区战略性新兴产业技术效率


从表中可以看出,丝绸之路经济带9省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技术效率均值为0.702,低于东部地区及西部地区均值。结合创新投入产出的绝对值来看,创新效率较高,位于全国前列的云南、新疆和广西地区创新产出的绝对规模非常小,只是因为投入更少,因而显得技术效率高,因此,这种高效率实际是虚假的;贵州、重庆和宁夏的创新效率水平位于全国中上游,但创新投入和产出的绝对值是很低的,也不能简单的看成是高效率;战略新兴产业发展较好,投入产出水平较高的四川和陕西两地创新效率都比较低,陕西更是只有0.300,是全国最低的;剩下甘肃创新投入和绝对值和相对值都是非常低的。

  由此可见,丝绸之路经济带地区一方面需要提升战略性新兴产业在经济发展中的战略地位,不断扩大产业规模,提升产业绩效,优化产业结构,培育自主创新能力,发挥战略性新兴产业在改进经济发展模式,带动整体产业发展,推动国民经济稳定、协调、可持续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需要不断优化创新资源的投入比例,缩减投入冗余,增加创新产出,以提高创新绩效。

  2016年社会发展引导计划—软科学研究项目
  项目编号:2016040SF/RK03(8)
  项目名称: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城市建设研究
  项目承担单位: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项目负责人:张会新